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美妇  »  娃娃兵女秘书
娃娃兵女秘书
我上班的这间国际贸易公司,多年来一直和两间大学合作,于每年的暑假期间,总会聘用数名未毕业的大学生当暑期工,一来让他们能有一个实习的机会;而公司也可以从中挑选表现出色的,将来骋用作公司干部。


  通常这人选是由大学推荐,选中的学生会被分派到各个部门工作,而工作成绩的好坏,就由我们这些部门主管,于他们暑假结束回到学校之后,向公司提交报告;然后再由公司向校方作总结。


  我所负责的采购部,今年也不例外,接收了两名这样的「娃娃兵」。对于这些毫无实际工作经验的暑期实习生,我通常是敬而远之,尽量避免把重要的工作交托在他们手上。一般他们只需要准时上班,不迟到早退,帮忙做一些简单的文书处理工作,就已经可以完全达到我的要求。


  由于,我对他们的要求非常简单,这么多年来,几乎没有一个「娃娃兵」,在我管辖的部门中出过漏子,更没有任何一个达不到我的要求。谁知今年派到我部门其中的一个,上班还不到两个星期,竟然就迟到达五次之多!平均每隔两天就必定迟到一次,而且每次都迟到两个小时以上。


  那家伙很年轻,是大学二年级学生。听说他是云南少数民族苗族的人;所以名字也蛮奇怪的。他叫哈册司巴,我也搞不清楚他姓哈册名司巴,还是单姓哈,名册司巴。反正公司的同事都叫他小哈,背地里就叫他「木头人」。


  我对小哈的印象其实并不坏,虽然他经常迟到,但毕竟那与我本身毫无利害关系. 不过,他为人实在太过于木讷寡言,半点也不懂得处世之道,其他同事对他,就难免有些反感。其中,以我的女秘书波波对他最为不满。


  这天一早,我回到公司,刚走进我的办公室,还没有坐下来,就看见波波眼红红气冲冲的,连门也没敲便闯了进来。


  波波刚从大学毕业不久,过去也曾在我手下当过「娃娃兵」。她人如其名,个子不高身材相当娇小,一张圆圆的娃娃脸,一头烫得卷卷的长发,戴着一副很秀气的金丝眼镜,平日脸上总是笑嘻嘻的,加上胸前一双发育得非常良好巨大的乳房,在公司里也算得上是出了名的小美人。


  当时我看见她一张脸红通通的,额角上满是汗珠,眼镜的镜片上薄薄的盖着一层霞气。一看便知道她必定刚从没有冷气的地方回来。望着她两片红红的嘴唇微微张开,里面露出雪一样白贝壳似的小牙齿,模样可爱极!我情不自禁,一手把办公室的房门关上,一手搂住她的纤腰,老鹰抓小鸡似的把她拉进怀里,低头就往她嘴上吻去。


  她照例轻轻的挣扎了几下,接着就相当配合的任凭我热吻她。我一边吻着她的小嘴,一边对她上下其手,一直吻了约五六分钟,我才心满意足的放开她,同时用手在她屁股上扭了一把说:「怎么了?是谁那么大胆,敢惹我的宝贝小波波生气?」波波没有马上回答我,她跟平常一样,握紧一双粉拳,往我胸膛上,像是在帮我按摩又像是在搔痒似的,一连搥了我胸口十多下。然后嘴里娇骂说:「没良心的,没良心的,每天都把人家的衣服弄到皱皱的,叫人家待会怎么出去嘛!你跟木头人一样坏,一个就只会欺负人家,一个就专门惹我生气。」我装出一副色迷迷的表情,把手凑近她胸前,假装要解她的衣服上的扣子,同时嘴里故意阴阳怪气的说:「好,说我只会欺负你,那我现在就真的要欺负你了,反正我也很久没欺负过我的小宝贝。」波波明知道我在跟她开玩笑,咭的笑了一声说:「你敢!你不怕人家大声叫非礼?」我笑着说:「你叫吧!我现在就要强奸你了!」说完,我张开双手,便向她扑去。


  她格格一笑,侧身想要避开。我先假意向右边一扑,待她闪向左方,我却快速伸手抄向左方,一手将她拦腰抱住。接着,我把她搂紧在怀里,俯下头把嘴凑在她脸上亲了一下。然后,另一手抄到她腿弯里,将她横抱起,放到办公桌上。


  波波上半身半躺在我的办公桌上,羞红满面的低声说:「不要,不要嘛!坏死了,大白天的……」我初时只不过是想跟她个开玩笑,到把她抱到办公桌上的时候,自己不知不觉也变得真的有些想。我本来就是个色胆包天的人,一旦动起了情,还管什么大白天不大白天,是在公司还是在家里;伸手就去脱她的裙子。


  波波终于看出我并不是在闹着玩,她神情变得有些紧张,双手死死的抓紧她自己的裙头,满面耳热的低声哀求说:「不要嘛,上班时间!最多人家晚上再陪你,好不好嘛?」其实,我也知道大白天在办公室里不方便,不过一时冲动才会想到要干她一下。听她这么说,心里早已准备要罢手,不过嘴里还是故作姿态的说:「好,现在不来也可以,不过晚上你要给我用绳子绑起来喔!」波波听了,知道我又想跟她玩性虐待游戏,羞得赶紧把目光移开,羞答答的轻声说:「你要绑,人家哪次不给你绑了?」我见她如此顺从听话,心里十分满意。于是,把她从办公桌上扶起来,在她额头上亲了亲说:「我就知道我的波波最乖最听话!你晚上有没有约你男朋友?


  千万别学上次那样,下班他就在公司门口等你!」波波坐在办公桌的边上,把双手绕着我的肩膀,双腿交叉夹紧我的大腿,整个身体盘缠在我身上,嘴巴凑在我耳边上说:「对不起嘛!人家又不是故意的,谁知道他会傻呼呼的跑来。我等一下打电话给他,吩咐他一定不要来接我下班就是。最多晚上人家给你……给你再弄后面算是惩罚啰!」我双手抄到她背后,把她从办公桌抱起,放到地上,顺势用手狠狠在她屁股上又扭了一把说:「我说你呀,千万别对你那个程文哥太凶!我猜他很快就会向你求婚。他人也不错呀。万一你吓跑了他,想再找一个像他那么老实的也挺不容易。」波波呸了一声说:「死没良心的,你当然巴不得人家嫁个笨蛋,反正受罪的又不是你!他跟木头人两个简直一模一样的,笨得要命,一点都不浪漫,讨厌死了。」我哈哈笑了笑说:「怎么又说到小哈身上?难道他也想打我波波的主意?」波波嘟起嘴巴说:「他就想!那家伙气少我一会,我就谢天谢地了,看见他就讨厌。今天一早,叫他拿一份估价单去丰年贸易,他居然忘了把样品也拿去!


  大热天的,害人家提着两大袋样品,追了两条街才追到他,给他气死了!人家不管,你要帮我骂他一顿。」我搂着她的腰,安抚她说:「哦,他真该死!看把我波波穿的鞋子也跑到变形了,等他回来,我一定骂他一顿!波波乖,中午吃饭时,我带你去买一双新鞋子。」波波听了,也不知道是因为我答应替她出气,还是我说要带她去买东西,反正看来很开心的在我脸上亲了一下,然后整理好她自己衣服,离开我的办公室。


  
【完】